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供应 > 竹纤维床品 >
竹纤维床品 竹纤维内衣 竹纤维毛巾 竹纤维凉席

竹纤维床品

特朗普走马上任 纽约时装周的设计师们还好吗?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7-04-22 11:41【

  

特朗普走马上任 纽约时装周的设计师们还好吗?

 

  纵观全球,时装周目标受众各方间的权力制衡在不断变化,尤其在商业考虑往往高于创意的美国。

  Alexander Wang周六晚的发布会正是时装周“世界新秩序”的标志。不设立座位,不安排采访,对远赴哈林区废弃剧院观看设计师最新努力成果的媒体及其他业内人士来说,没有任何特别安排。如果算得上是“努力”的话。本季系列最多不过是对鼎盛时期DKNY的一曲讴歌,没什么新想法。

  然而像Alexander Wang这样尊客户为女王的品牌,有没有新想法很重要么?有人会将王大仁先生的发布会看作是这位设计师背离从最初开始支持其的时尚行业的证据。但再怎么说,这不过也是生意罢了。重要的是,那条印着“即看即购”、Bella Hadid穿上身且在Instagram上发帖得到超过47万点赞的牛仔短裤已经售罄。

  随着时尚月逐渐瓦解,越来越清楚的是新闻媒体对品牌成功起到的作用正在改变。对于像Kanye West这样的时装圈局外人又或者同时执掌Monse和Oscar de la Renta的Laura Kim和Fernando Garcia的新兴人才,来自行业的认可、获得编辑与评论员的反馈真的很重要;但对于王大仁或是Tommy Hilfiger,甚至是Michael Kors来说,是转发发布会逐渐成为直面消费者的媒体盛事。

  在本周,对那些希望看到营销手段之外的观众,Raf Simons在其履新的Calvin Klein举办的发布会则是很好的研究案例。他自担任该品牌首席创意官后,该品牌在Instagram上公布其新定位及其构成元素。但他上周五整合男女装的发布会为迫切为美国时装界找寻未来新方向的业内人士提供了大量养分。

  Simons的牛仔靴、圆缝衍缝服饰与色块牧场衬衫,呈现了外国人眼中的美国。但似乎招徕国际人才也成为了当今获得吸引力的方法,不然可以想想当前正在领导美国时装公司的非美国设计师的数量。

  来自英格兰的Stuart Vevers执掌Coach、来自苏格兰的Jonathan Saunders执掌Diane von Furstenberg;在Oscar de la Renta,Kim是韩裔加拿大人,而Garcia来自多米尼加;还有快速崛起从小在巴黎长大的Joseph Altuzarra,母亲是华裔美国人,父亲则是法裔巴斯克人。

  确切地说,纽约还是有很多美国设计师,比如出生于宾夕法尼亚艾伦镇、其设计不常被人认为有商业实力的Thom Browne,他说:“我喜欢人们把我看作一位美国设计师,”他告诉BoF特邀编辑Tim Blanks,本周他在发布会上展示了极美妙的纽扣流苏西装外套与剪裁成男装西裤的实用泡泡纱裙。“能在这里展示,很自豪。但我希望人们能看到的不仅是预科风(preppy style),而是比严格意义上的美国人更加国际化。”

  当然了,作为一个移民国家,美国的时尚产业也反映了这一事实。而这回反过来,有令人鼓舞的相当数量的设计师在发布会上发表政治声明,用自己的方式反对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国家主义政策。(比如做得最好的是The Row的Ashley Olsen和Mary Kate Olsen,在完美的白色衬衫上用精致刺绣“书写”了抗争文字。)

  过去几个星期,情感似乎消耗了不少设计师的灵感,但我们能在新出道的品牌展示中看到最有前途的东西,比如Pyer Moss(创始人Kerby Jean-Raymond的宽松双排扣西装外套是向他的父亲致敬),还有Vaquera(他对商业主义的评价还包括一条设计成近似蒂芙尼饰品袋的连衣裙)。

  坚挺的Marc Jacobs依旧坚挺,带来一个精简到只剩骨头的发布会——没有布景,没有配乐,禁止拍照,只有在公园大道军械库在粗糙木地板上踩着拍子闪亮登场的模特们。热爱讽刺的人可能会引用路威酩轩集团(LVMH)首席执行官Bernard Arnault的话,指出Jacobs的生意“出现亏损”并决定削减其在时装周通常的大手笔预算。事实上,当观众们走出军械库,音乐、模特、摄影师们的狂欢将时尚带上街头,使这笔预算发挥更精准。就好像他上一轮悠哉坐在等时装周努力找着北。够聪明。

  总体来说,这当然不是一个能载入史书的纽约时装周。也许能最大的感受就是美国时尚界真是够拥挤的。先别管拥挤的时间日程,想想那一堆表现不佳的品牌吧,既没有带来创意颠覆也没能收获庞大销量。

  对这个可谓全球最休闲的国家,本周发布会上出现了不少昂贵的晚装。对于Oscar de la Renta与Carolina Herrera这样的时装屋来说,晚装写在他们的DNA里,无疑将会继续遵循。但纵观整个市场,很难想象所有这些品牌都能生存下去。正在苦苦挣扎的尼曼·马库斯(Neiman Marcus)是广为人知为顾客提供社交场合造型的百货公司里都出现了时装租赁公司Rent the Runway店中店,这个事实就有够明显的了。

  还是吴季刚(Jason Wu)有先见之明。“人们现在越来越少盛装打扮自己了,”在自己的发布会开始前,他在后台说道。在时装周存在理由都受到质疑的这个年代,设计师需要用前所未有的方式,证明他们的目的。